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测速线路 >

雨夜

2022-01-13 16:15 浏览:
雨夜,天空布满厚厚的云层,看不到星光,空气中有一股寒意。
 
下了车,车站旁边的路灯被昏暗的灯光照亮,被雨水打落的树叶散落在地上。一阵凉风打在我身上,我不禁抖了抖身子。我看到斜对面有一家汤店,灯还亮着,店门口旁边的炉子着火了,炉子上的瓷壶热气腾腾。
 
我好像闻到了食物的味道。
 
我撑着伞走过去,到了店门口,看到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叔,看起来比我爸还老。当他看见我走进商店时,他正在收拾桌子。他停顿了一会儿。我问他:“还开着吗?”
 
"打开"他说。
 
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。现在是晚上10点08分。
 
他在桌子上叠了两碗,问我:“你想吃什么?”
 
我看着墙上贴的黑红相间的菜单,问:“菜单上的东西都有吗?”
 
他拉了拉手上的塑料手套,说:“两个都有。”
 
"一份牛腩粉."
 
我挑了一个离他近的位置,对着门,把伞放在脚边,看着他在门口的炉子旁做着美味的宵夜。
 
一辆白色的车飘过门,把地上细碎的水碾了个粉碎。
 
我问他:“叔叔,炉子上有什么?真香。”
 
他咯咯笑道:“皮蛋粥,我自己煮的。”
 
整个店铺,就我们两个人,安静得让人很快入睡。我坐在凳子上,看着他熟练地拿起漏勺,抓起一把米粉,刚想放进锅里,又迅速往漏勺里加了一把。
 
小说中的主角似乎总是有各种奇遇,或得到绝世武功,或得到无价珍宝,或升官发财,而我只是比别人多得了一把米粉,这足以快乐一夜。
 
煤气炉运转的声音“嗖”地传来。
 
有了这个空间,他开始收拾架子上的东西,没卖出去的食材、器皿和炊具。
 
他在打扫卫生的时候问我:“你这么晚下班吗?”
 
“没有,我和朋友去玩了,回来晚了。”
 
落在店门上方雨棚上的雨滴突然变得紧凑而密集,雨声逐渐变大。在雨声中,我和叔叔聊了几句。
 
在我的米粉端上来之前,我从未见过有人来这家店。
 
汤上,有几块切碎的大葱漂浮着。牛腩切成小块,发亮。
 
大叔把炉子里的火灭了,把自己碗里的粥端上桌,揭开盖子,边搅拌粥边加了些酱油。
 
“叔叔,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吗?”我问他。
 
“吃吧。我只是有点饿了,晚上再给自己煮点夜宵,对自己好一点。”他笑着说。
 
他脱下围裙坐下来吃饭。
 
毕竟是客主关系,他没和我坐一起。
 
一对夫妇走进商店,问是否还有食物。我看着只剩下砧板的桌子,听见舅舅说:“不好意思,关门了。”
 
他看了一眼冰冷的炉子,说:“哦,好的。”
 
我问他:“叔叔,你平时营业多长时间?”
 
他说:“10点左右,有时候不累会开久一点,累了会早点关门。”他补充说,“你赚不到足够的钱,你也不想这么累。”
 
也许,知足是一种幸福,根据自己的能力去期待和争取能得到的。什么都不要,更不要期待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
 
我比他先完成。我去付钱的时候,他还剩一大半。付完账离开后,他一个人留在店里。
 
当我走出大门时,我发现店里的灯比路灯还亮,雨还没有停。偶尔有路人在路边匆匆走过。整条街的店铺还开着,店门口散出来的光很亮。
 
虽然他很孤独,但他很快乐。

上一篇:杀入文学路

下一篇:春天有西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