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测速线路 >

天富测速荆棘道

2022-01-15 17:58 浏览:
荆棘路上深邃的星空,它深情地看着你,透过空气,你可以看到它包含的无数秘密。深邃而神秘。乡村,城市,城镇和乡镇,我的家在乡镇。这里很安静,街上也没有喇叭声。这里很简单。街上没有霓虹灯。这里很美,即使没有先进的西方管弦乐...索恩说:奶奶,在我度过的这段时间里,我住在这里,并铭刻了许多独特的记忆。
 
清晨,透过窗户,绿色的竹园被晨雾包围着,就像新娘头上的面纱。直到太阳慢慢升起,用热量影响它们,它才慢慢消散。青山,叠山,溪水丁咚,清澈见底。奶奶黝黑的皮肤,凌乱的头发,歪歪扭扭的身材,太熟悉了。她和蔼地说:“田,我们赶快拔野笋吧!”虽然我很困惑,但我还是点了点头。从鸡舍里拿出两个麻袋和一把镰刀,我们走在熟悉的小路上。春天到了,万物复苏。原本光秃秃的土路边有一点点淡绿色,绿尖还留着一些光亮,仿佛是露珠在阳光下调皮的倒影。只有穿过低矮的泥丘,才能到达野笋的目的地。
 
年复一年,这里的变化真的很快。我和奶奶每年都来,但今年好像是我们先来的。还是一路荆棘,跳下土堆,环顾四周,它们都是半枯的荆棘。它们像恶魔一样交织在一起,棕色、红色、棕色和红色。一根刺上有无数针状的刺,看起来像奶奶篮子里的毛线球,被调皮的小猫撒在地上。看着这条唯一的路,我们必须勇敢地切断它们,把它们移走,才能到达目的地。
 
我正要从奶奶手里接过镰刀,这时她皱了皱眉头,好像猜到了我要做什么,说:“你站在这里,我把它们砍下来。”我点点头,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。毕竟奶奶年纪大了,没有以前年轻灵活了。只见奶奶从裤兜里拿出一副黄色手套,戴在手上,右手拿着镰刀,左手拿起一把荆棘,把镰刀割进荆棘根部,汗水从额头和脸颊滑落。她把剪下的刺扔到一边,把它们剪掉,然后再扔...奶奶转过身来对我笑了笑,我清楚地看到奶奶的脸颊上已经有了血痕。我一下子愣住了,大叫“奶奶,你受伤了!”奶奶果断地摇了摇头,执着的奶奶继续走着,清理着所有的恶鬼和张牙舞爪的荆棘,砍出了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。
 
半小时后,我沿着和风走去。我走的每一步都仿佛感受到了外婆的痛苦,也能感受到她那颗无畏、执着、勇敢的心。虽然目的地是野笋区,但我觉得路上的荆棘才是最独特最美丽的风景,它们是如此的强大。不知怎么的,奶奶教会了我很多东西。它不像课堂上的知识那么华丽,但它可以点缀自己。这是简单生活最普通的道理。路,在荆棘中延伸,路就在你脚下。荆棘路上看不到花的新鲜,闻不到草的清香,只有杂木的腐朽和泛黄。也许你会气馁,因为你害怕痛苦和污垢,但你只会在痛苦中看到希望,学会坚强。